打印版打印版寄發電郵寄發電郵

耶穌又說:「一個人有兩個兒子。 小兒子對父親說:『父親,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。 』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。 過了不多幾日,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,往遠方去了。 在那裡任意放蕩,浪費資財。 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,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饑荒,就窮苦起來。 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;那人打發他到田裡去放豬。 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饑,也沒有人給他。 他醒悟過來,就說:『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,口糧有餘,我倒在這裡餓死嗎? 我要起來,到我父親那裡去,向他說:父親! 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 從今以後,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,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! 』 於是起來,往他父親那裡去。 相離還遠,他父親看見,就動了慈心,跑去抱著他的頸項,連連與他親嘴。 兒子說:『父親! 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從今以後,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。 』父親卻吩咐僕人說:『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;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;把鞋穿在他腳上; 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,我們可以吃喝快樂;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,失而又得的。 』他們就快樂起來。 那時,大兒子正在田裡。 他回來,離家不遠,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, 便叫過一個僕人來,問是什麽事。 僕人說:『你兄弟來了;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的回來,把肥牛犢宰了。 』大兒子卻生氣,不肯進去;他父親就出來勸他。 他對父親說:『我服事你這多年,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,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,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。 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,他一來了,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。 』父親對他說:『兒啊! 你常和我同在,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;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、失而又得的,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。 』」 ~路15:11-32



耶穌說的第三個比喻,描述了三一真神裡聖父對罪人的愛。 聖子為救罪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,他對罪人的愛是顯而易見的。 然而,聖父在肉眼難見的天國,我們又從何去瞭解他對我們的愛呢? 若非主說這浪子的比喻,縱然我們有再豐富的想像力,也不可能知道原來天父是那麼地深愛著罪人。 主之前用羊和錢幣作為代表,這次卻直接使用了人類父親和兒子之間的關係,來描述聖父對罪人的愛。 但我們必須明白,主並非是借用了現有人類父子間的親情,來說明天父和人類之間那種愛的屬靈關係。 相反的,當初在神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,就已經預先設計好父母和兒女之間的親情,以便今天可以帶進耶穌所說的‘浪子的比喻’,使我們能夠明白天父對世人的愛。 這物質世界被造的其中主要目的,就是為了要幫助人類能夠明白屬靈的事物;借著能看得見的東西,來解釋那看不見的。

比喻中的父親有兩個兒子。 小兒子悖逆不孝,父親尚未去世就吵著分家業,是典型的敗家子;大兒子表面上雖對父親唯命是從,但其實一點也不關心父親的感受,這個兒子存在與否實在沒有多大差別,有了也等於沒有。 小兒子漂泊在外,身在他鄉,是遠離父家的浪子;大兒子雖身在家中,心卻遠離父親,是在家裡的浪子,一點也不比弟弟強。 小兒子代表的是眾稅吏和罪人,大兒子代表的則是文士和法利賽人。 我們會在這篇文章裡討論小兒子,讓大家明白到為什麼天父會如此重視一個悔改的罪人。